业务邮箱
2EVhErkS@aol.com

第二十七章佣兵

发布时间:2020-04-15 06:12:39

第二十七章佣兵感受到大汉那一掌的气势,夜辰风不屑的冷笑一声。 “破天一重!” 夜辰风随意的一拳带着一道凶猛的气猛地轰出,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和黝黑光头大汉的掌风对上了。 轰!拳掌碰撞的声音猛地响起,然而不等它落下,便是又传来一道咔嚓的声响。 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黝黑光头大汉此时痛的是惨叫连连,不等他叫声落下,夜辰风就是狠狠的一脚踹了上去。 又是咔嚓一声,黝黑光头大汉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了。 大汉的面色瞬间煞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直接是将桌子给震碎了。 倒地的黝黑光头大汉接连吐了几口血,前的肋骨似乎已经给夜辰风一脚踢断了好几。 “我的天,这什么情况?” “那――那少年竟有如此实力?” 酒楼里围观的人们也都是有些惊诧,没想到那灵者实力的黝黑光头大汉竟然被这么一个臭未干的小子两招干趴下了,还真是有些反转。 “黑老哥!” “混蛋,找死你!” 其他六个人见状先是一惊,接着便是大怒,接连出手,要替他们的黑老哥报仇。 六个人齐出手,毫不客气的朝夜辰风打去。 用拳的用拳,用掌的用掌,还有用脚的。 夜辰风微微摇头,嘴角微微一动:“破天二重!” “破天三重!” “破天四重!” “破天五重!” “破天六重!” 如今灵力九段的夜辰风已经可以将破天九施展出六重,然而即便只是六重,却也是打得那六个人毫无招架之力。 他们的下场并不比他们的黑老哥好到哪去,皆是被夜辰风一拳打碎了手骨。 尤其是那几个被数道气打中的人,整个身体上的所有骨头都是咔擦作响,也不知道还有几骨头是完好无损的了。 一个个痛得惨叫不止,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好狗不挡道,滚一边去!” 夜辰风打碎这六人的手骨后,没有收手。 给他们每人又来了一脚,将六个人全部给踢趴下了,爬都爬不起来了。 “给你们个忠告,以后不要以貌取人!” 夜辰风留了一句话,扔了一枚水晶币给小二算是赔偿店里桌子的损失费,接着头也不回便离开这逍遥醉酒楼。 “这小子是哪个家族的公子哥啊,居然有着等好身手!” “谁知道呢,不过这小子倒是潇洒的啊!”“呵呵,有点意思哈,七个灵者居然被一个小子干得爬<无上剑神>都爬不起来了,也是够没用的!” 夜辰风离开后酒楼里的人们还在议论着,不过这些夜辰风都不会去在意了。 自己连柳家的人都敢惹,一群佣兵而已,何惧之有。 换了一家酒楼住了下来,夜辰风进了房间,盘腿坐在床上,一分一秒也不浪费,专心修炼了起来。 第二日一早,夜辰风便离开了酒楼来到夜岩城的佣兵工会,工会里已经有不少人正在排队等着注册,似乎都是来注册成为一名佣兵的。 夜辰风排在人群后面,耐心的等待着,当工会大厅里的那些高大威猛的汉子们注意到夜辰风的时候,一个个也都是一脸异色。 像夜辰风在细皮嫩肉如此年轻的佣兵倒真是少见,一时间竟是引得不少人的注意。 “呵呵,哪来的公子哥,居然跑来当佣兵了,难道以为佣兵这个职业很好玩么” “谁知道呢,我敢打赌,这小子要是去了魔兽森林,估计不出一个时辰就会被那些魔兽吃了。” “呵呵,还一个时辰,我赌一盏茶的功夫他就死了。” 周围传来不少讥笑声,显然他们都觉得夜辰风根本不具备成为佣兵的资格。 佣兵这个职业可不是好玩的,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没有理会周围人的讥笑嘲讽,等轮到自己的时候,夜辰风便是上前去注册了一枚属于他的佣兵徽章。 夜辰风报的实力是灵力九段,刚好达到一名佣兵的资格。 获得的便是最低级的白色的徽章,实力达到灵者后便能换成青色的徽章,就如昨晚那几个佣兵便是青色徽章级别的佣兵。 青色徽章之后之后则是绿色,银色,金色,一个比一个等级高贵,相应的所需实力等级也要更高。 注册好佣兵的身份后,夜辰风便是接了一个护送商队出城的任务,夜辰风的等级最低,因此只能拿少得可怜的一些报酬。 不过夜辰风本来就不是冲着那些报酬去的,只是这样方便出城罢了。 跟着商队走了一整天,距离任务的地方还有一天的路程,夜晚众人在森林里扎营休息,隔天一早再动身出发。 夜辰风和其他同行的佣兵们则负责守夜,晚上森林里面最危险的倒不是魔兽,反而是那些觊觎商队钱财的劫匪。 夜辰风和其他几个佣兵围坐在一堆篝火边上,这里的佣兵就属夜辰风年级最小了。 不过夜辰风个子倒不小,只是身体发育的还没有完全成熟,显得稚嫩一些罢了。 “嘿,小子,你叫什么?看你胸前那白色徽章,你已经达到灵力九段了啊,看你年纪也没多大啊,资质不错啊。” 一名瘦削的青年,比夜辰风也就大那么五六岁的样子,此时摸着手里的短剑,一脸微笑的问道,态度还算和气。 &n bsp; “风辰,几天前刚刚突破到九段的,运气好而已了。” 夜辰风谦虚的说道,并没有将自己的真实名字报出来。 倒不是他信不过这些人,只是在外面还是小心为好。 “风辰名字倒是不错,我是祝耀,你可以叫我耀哥。” “对了,我看你是第一次接任务吧,我跟你说,那你可得跟我们好好学学了,这外面的世界可是十分危险的,你年纪轻轻的,又没什么经验,很容 易出事。” 那叫祝耀的瘦削青年为人似乎还不错,和夜辰风之前在酒楼里遇见的那些佣兵们倒是有些不同。 “风辰老弟,我是张铁。” “耀哥说的没错,这次任务虽说不是很难,但还是有不小的危险的。” “尤其是今晚,只要熬过了今晚,那明天基本上就不会有事了。”坐在祝耀边上的一名长相平平的叫做张铁的青年对夜辰风说道。 “难道今晚会有人来打劫?”夜辰风好奇的问道。 “嗯,说不准呢,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之前就是因为我们大意了,才导致几个弟兄被人偷袭杀害了,唉。” 张铁说到后面不禁叹了口气,干佣兵这一行,本来就是每天刀口上舔血度日的。 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死在哪里,怎么死得。 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谁也预料不到。 不过这种事情见的多了,经历的多了,也便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了,但小心还是要有的,无论何时,小心都不为过。 “多谢耀哥,铁哥关心,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跟你们学着的。” 夜辰风倒是谦虚的很,没有一点瞧不起这些佣兵们的意思。 虽然这些人的实力大都是灵者级别,唯有耀哥是一名低级大灵者,但夜辰风并不会因为他们的实力低下而看不起他们。 曾经,夜辰风又何曾不是这般,只不过那时候自己是一个人在外瓢泼流浪,也经历过无数生死磨砺,方才成为一代剑术高手。 没一会儿,夜辰风便是和这些说话随意,甚至有些粗放的佣兵们打成一片了。 这些人虽然都经历了不少厮杀,但都还保持着各自的本心,并没有被这个残酷世界的残酷法则给扭曲心境。 聊了许久,夜渐渐深了,众人也不再说话,只是微微闭目。 假装睡着,暗中关注着周围的一动一静,一有风吹草动,他们便会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倏地从树林里闪过,借助夜色的完美掩饰,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朝着商队附近负责守夜的佣兵们靠近。 霎时,夜辰风微闭的双眸猛地睁开。 一道仿佛能看穿天地穹宇的精光射出,看向黑影闪动的地方,嘴角微微蠕动。 “来了么” --------


百度搜索